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她透露,未来轿车板块的研发就将在国内进行。

马 莉 硅 谷 画 展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儿童节刚过,各位宝宝有没有种下内心永远住着少男少女的愿望啊。说到永远是少女呢,小编一下就想到了诗歌岛的老朋友——诗人画家马莉。

她现在已经退休啦,却还一直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和对生活、创作的热情。写诗、养花、种菜、画画、跳舞💃,眼睛里永远闪耀着天真的光彩。每次看到她,都会让人如获至宝,啊,这可能就是传说中从森林里走来的精灵女孩吧。

她的诗画不追随流派,自成一体,独具一格,常常以诗作画,或赋予绘画诗意,“用具体的颜色写作另一种‘诗歌’”。目前,她的绘画主题有诗人、女性、神性、风景,大多以抽象画的形式,营造一种梦幻般的场景。抽象和梦幻的气质,又丰富了作品的维度,使每个人都能从画中得到自己的理解。

“观诗人马莉的绘画作品,她以诗入画拓展了文字本身的疆域,以诗人入画在解读诗人命运的同时给这个追名逐利的时代送来一股文化意义上清流,以女性入画是对自身的思考与认知也是一场无声的女性主义运动,以神性入画在这个充满罪欲的世界中做光做盐永不止息,以风景入画这一切都在色彩的风暴中回归自然回归和谐。”诗人画家李川李不川给出了这样的诠释。

美国耶鲁大学资深学者苏炜,则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视角:马莉是以“金色十四行诗”系列,确立其在当今中国诗坛星空上的位置的。还是要回到诗歌,才能读懂马莉的绘画;从马莉诗歌里泄漏的“才情”——其中包括读出她对诗与诗人的理解,你才能找到解读马莉绘画文本的密码。

之前诗歌岛承办了马莉在北大举办的诗人肖像画展和广州高校展,引起了广泛关注。最近又得到了马莉要在美国硅谷做画展的消息,非常开心我们可以再次重新出发去探索马莉的异想世界。

此次画展不仅有马莉的经典画作,还收录了马莉在加州的最新创作。与此同时,马莉还出版了一本新诗集《一棵棕榈树和两个女人》,诗集中收录加州的创作作为插画。值得玩味的是,诗集中的诗歌均为八十年代未发表过的作品,插画却是2017年5月-7月的作品。其中跨越了三十多年的时间,作品的气质却并不冲突。甚至在诗画毫无具体对应关联的前提下,竟能找到一些从未在时间中褪色的蛛丝马迹,仿佛读懂了她的诗和画,读懂了她心中那个永远的少女。

这可能就是马莉的世界永远鲜活的密码。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女性与神性系列之十》

月光下,那棵神秘树在哭泣

很久以前一座山与另一座山之间

一条无人涉足的小路诞生了

河流消失以后光阴从树洞爬出

小路蔓延到遥远的神秘森林

夜晚很静那棵神秘树在哭泣

一颗淡黄色神秘果从高处

翔落在月光下阴影四溅

云霭躬起身来轰鸣岑寂上下飞舞

他轻轻睁开眼睛

神秘树下有一声叹息

一个女人头枕光滑的卵石

黑色瀑布覆盖绿色草地卵石之间

汹涌的血喷射出鲜明的声响

淹没了小路和月光下的白色长裙

他背过脸去那棵神秘树在哭泣

他坐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感到离黑夜很近许多故事写在夜晚

一颗露珠从高处滴落在他的脸上

他感到有同样一颗滴落在她的脸上

饱满而沁凉装满回忆他看见

先知的花瓣围绕着神秘树直到天亮

他忍不住转过脸庞顿时

神秘森林落下大颗大颗的雨珠

哗啦啦震动远方的村庄和做梦的人

他知道那是南方的阳光带不是雨珠

五颜六色跳跃击打大地的胸膛

她已经睡去胴体发光

柔软透明盛开巨大的阴影

血泊里站起一个女婴拾着落地的神秘果

他走近她跪下拿起她的手

太阳升起时光芒牵出她的气味手缓缓垂落

神秘森林瞬间复归平静

是时候了他说从血泊里抱起女婴

离开了神秘森林走向西方

那颗神秘果吮吸着血汁

慢慢长成一株神秘树

1985 年 10 月 11 日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人往何处去》

黑色的三角巾

路没有了

电线杆也没有了

两行脚印早被远道而来的风沙埋葬

我在等谁呢

没有下雪这是南方

刮风了刮了一个冬天

路上老人裹紧大衣

女人包着花头巾

真的那么冷吗

我有一条黑色三角巾系在脖子上

他送给我的没有人知道

我骄傲是黑颜色

飘荡着像一只黑色的鹰

在这里站一会儿吧

不要转身不要移动脚步

直到中午或者直到晚上

就在这儿本来有一块石头

还有一棵凤凰树

我们坐在那里就是那里

风每次掀动起我的衣裙

我就会转过身

可是现在我来这儿做什么

为什么我还记得他

我明明把他忘却了忘却在忘却中

落日的黄昏

可疑的黄昏

只有我站在这儿

只有我系着黑色三角巾

我的黑色的鹰

路没有了

电线杆也没有了

两行脚印早被远道而来的风沙埋葬了

我已倦于等待可我仍在等待

我在等谁呢

1983 年 4 月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巷子里有一只猫》

我们要尽快躲藏起来

黑黑的巷子

轻快的哨声

黑暗在屋檐下偷听

露台上白衣飞舞

我毫不怀疑飘忽不定的阴影

从昨日鸟巢飞出纷纷的羽毛

黑猫蹿出比夜还黑的眼睛

熄灭了路灯月亮也离去

第一次见你浅灰色旧西服

和你走着你不说我也不说

伴着夜色走进旧小说的教堂

走出鲜花盛开的牧场

世界陈旧的咳嗽穿过我们的身体

然后消失

警察来了

我们停下在小巷中间

树叶乱七八糟吵架尘土跑来跑去

别怕你说你的眼睛很美

拐弯了你牵起我的手

翻墙风站在高处

把耳朵上的小蜘蛛弹掉

你笑了黑黑的巷子

小时候警察来了我们就跑

现在我们要尽快隐藏起来

远处敞开的门慢慢关闭了

走吧巷子很长很黑

我们要尽快躲藏起来

警察来了

抓人的人来了

大事要发生了

1983 年 5 月 1 日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戴彩色帽子的鸟语者》

发生在春天里的事情

他把最后一颗种子埋进土里

走出树林天空没有一丝风

他感到闷热

半路上一只大鸟惊叫着飞进树林

他站在断碑上望着它直至消失

叶子纷纷飘落在他头顶

月亮升起的时候

他走出了森林

那颗种子已经长成一棵大树

树上落下许多种子他拾起一颗

捧在手心发出金戒指的光芒

他靠着这树睡着了

忽然他的心一阵剧痛

他不相信是梦

他伸出手抚摸黑夜

大鸟正啄食他的胸口

那颗种子在鲜血中发芽

吮吸梦境的营养

在时间以外生长

他知道神圣的时刻到了

静静地闭上眼睛微笑着

等待这个春天发生的事情

1986 年 2 月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鸟人在奔跑》

道路与鸟儿

狂风咆哮着解开

冬天的外衣一片赤裸洁白

冰雪抓住道路抓住日日夜夜的房屋

装进它的腹腔

黑暗无边垂直而平坦

寒冷吹拂我

月亮认真地注视我

山路留下我的脚印

窸窸窣窣的落叶包围我

想跟我说话跑前跑后

风穿上厚重的黑皮袄

这个醉汉饮了一个冬天的闷酒

从每一座山每一棵树后面

窥视我跟踪我

命令我屈服

我从不屈服

一只鸟儿从云间直飞而下

落在我手上不安地喘息

风在它身上留下狂想

而它抿了抿嘴似乎想说

那个漫长的死亡日子里

没有失去什么

它叫唤着

我的信仰也叫唤着

河流在夜行中失去风景

天空旋转云朵旋转旋转也在旋转

它们注视我略带挑衅性

汹涌的光犹豫的光在呼啸中流逝

然而鸟儿也会有思想吗

风又推开冬天的柴门

寒冷用树叶举起纷纷散落的鸟儿

默默飞向天外

我慢慢把双掌合起

小跑着在路上

小声地歌唱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

听见了远方

1983 年 2 月

* 以上诗作选自马莉诗集《一棵棕榈树和两个女人》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马莉,画家、诗人、作家。生于广东湛江市,现居北京宋庄。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著有诗集《一棵棕榈树和两个女人》《词语在体内开花》《时针偏离了午夜》《金色十四行》《马莉诗选》《杯子与手》等,散文集《黑色不过滤光芒》《黑夜与呼吸》《词语的个人历史》《夜间的事物》等,画集《马莉中国诗人肖像画》《诗书画▪马莉作品》《触▪马莉中国当代诗人肖像》。

我的歌在风的耳廓里,听见了远方 | 马莉硅谷画展

异类的呐喊

——马莉硅谷油画作品展

主办

中山大学校友联网

广东南方现代诗歌研究中心

学术主持

何光顺

策展

朱子庆/尹亮

开幕式主持

黄莹莹

开幕式

2018-10-201:10pm-1:40pm

展期

2018年6月16-17日

地点

Mission City Ballroom Foyer

圣塔克拉拉会议中心

(16日一楼大厅;17日二楼剧院大厅)

美国 · 加州 · 硅谷

特别鸣谢

凤凰卫视美洲台/诗歌岛

以墨堂艺术传媒/翼-美术馆

云山凤鸣/子非魚/水煮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